爱上万博原生体育app买球靠谱吗_万博体育app总发生错误_万博电竞.max.app > 修真万博原生体育app买球靠谱吗_万博体育app总发生错误_万博电竞.max.app > 划过冥河的灵灵仙 >第十二章借酒消愁
????一番失意上头,魁蒙回到房间,很是疲惫的往桌前一坐。

????一壶烈酒。月下解忧愁。

????他取下腰间的鱼笛,微醉迷离的双眼,端详着坠在笛下的铜铃,苦笑一声。

????他始终记得当年冥河之畔,贪玩任性的红雪扮成星月公子,将他认作受罚仙童。

????“我叫星月,你就叫我星月公子便可。你放心!只要你做了我星月的仙童,这冥界上下没人敢为难你!我看你满脸忧愁,从此你就叫不愁吧!”

????在冥王寿辰之日,红雪知道仙童不愁,就是冥河神君“魁蒙”之时,她气急败坏尾随魁蒙,到冥河之畔算账。

????“你以为你是魁蒙我就怕你了!”

????她傲娇倔强,负气拿出“蓝召”

????“我管你是谁,只要系上这“蓝召”除了我天下无解,除非我死!你在我面前只能是不愁”

????“让你戏弄我!让你是冥河神君!。”

????“除非我死”他一直以为,这只是一个刁蛮丫头任性负气的一句气话,也给自己找了一个贴身佩戴的理由。

????直到红雪落入凡间,元灵被雷刑击中。

????当铜铃滑落那一刻,他才知道雪儿没有骗他,这个铜铃再也挂不上去,再也不会发出声音。

????想到红雪噩梦醒来,口中叫的那个名字,魁蒙一声苦笑叹道:“慕梵...!没想到这一千年过去,你梦里仅有的记忆只有他!”

????“咚咚”早上素心来轻轻敲门:“魁王,红雪姑娘求见”

????伤情饮酒的魁蒙,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夜,他眉头皱起,眯着眼缓了下神说道:

????“你让她到前厅等着,我稍后就过来。”

????“是!”素心答道

????没一会素心端着水进来,闻道魁蒙一身酒气,再看看魁蒙一脸的落寞憔悴,素心无奈摇摇头,轻声叹道:“看来六红雪这个坎,魁王是过不去了!”

????洗漱好换了身干净衣服,魁蒙带红雪去见虞臻。

????走过一条长廊,到了湖中央一个凉亭,凉亭四根柱子上,精雕细琢的青龙白虎,朱雀玄武。

????巧夺天工的四大神兽栩栩如生,四只神兽对应凉亭顶的星宿盘,按每日星宿来决定开关。

????魁蒙将朱雀轻转一圈,“轰隆隆!”一声,红雪只觉脚下一震,整个凉亭的地面缓缓降了下去!没想到在这看似平静的湖底下面,竟是这般的别有洞天,红雪感到很意外全程惊奇的看着魁蒙不做声。

????很快到了湖底,走到一扇厚重的石门前,魁蒙一挥手,石门发出阵阵石磨的声音,石门缓缓的打开了。

????门一开红雪就看到虞臻盘坐在榻上。红雪激动的飞奔过去:“娘亲..!”

????红雪一把紧紧抱住虞臻激动说道:“娘亲!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

????虞臻轻抚着红雪的头发说道:“傻孩子娘亲没事了,娘好好的,只是你爹他...。”说到此处娘俩又抱头痛哭。

????虞臻轻轻的,拍了拍红雪的后背说道:“雪儿别哭了,我们不能把你爹爹,一个人丢在那里,我们得赶紧回去,把你爹好好安葬,不能让他暴尸荒野。”

????素心一旁回道:“这位夫人请放心,我家魁王以命人,将前辈的尸身妥善安置,用的是上等的冰棺,只等你们吩咐。”

????虞臻突然想起还有人在,她转身看向魁蒙,不由得心中一惊。

????她见魁蒙俊美孤傲,一身黑色玄纹的锦袍,着实气度不凡。

????虞臻沉思片刻:“这人身上的那股能量很是强大,他非人非仙,却又让人辩不出正邪!这个人不简单!”

????虞臻转而一笑,对着魁蒙双膝微弓,颔首行了个礼说道:“虞臻谢过公子对我母女的救命之恩,只是不知公子该如何称呼。”

????魁蒙一脸淡然说道:“夫人不必如此多礼,雪儿是我的挚友,她有危难,魁蒙定然义不容辞。”

????“上次雪儿说是一位叫魁蒙的救了她,难道他就是那个魁蒙?”虞臻一脸疑惑的看向红雪。

????红雪立马意会了母亲的意思,解释道:“娘亲,这位就是上次我给你说过的魁蒙,魁公子。”

????虞臻不失礼貌的再次行礼,笑道:“魁公子多次救我母女于危难,虞臻感激不尽,此等恩德来日必报。”

????转又说道“魁公子,雪儿的爹爹,还在等我们回家,雪儿要回去尽孝,便不再打扰魁公子了。”

????魁蒙道:“既然如此,我命素心带你们出去,这里迷障重重,没有素心带着你们,恐怕很难出去。”

????“那就再劳烦魁公子了。”虞臻带着红雪双膝微弓,行了个礼转身离去。

????待娘俩离去,魁蒙知道妖王一旦知道了幻灵圣女的存在,定会不达目的不罢休。

????魁蒙担心红雪安危叫道:“赤炼!你命人日夜看守幽谷,有任何动静立即来报!”

????赤炼上前道:“赤炼领命!”

????回到幽谷推开门,红雪看到一口上好的冰棺摆在厅内,旁边站着两名,身着望月阁侍卫服的男子,。

????看到红雪进来,对着红雪抱了个拳,什么都没说便盾走了。

????想来是魁蒙安排的人,特意来看护陆展风的尸体,等红雪回来,他们便可以回去交差了。

????红雪快步过去,看着躺在冰棺里的爹爹,她跪到灵前已是泣不成声。

????虞臻虽然心如刀绞,但她没有大哭大叫,泪珠默默的落下。

????她强忍着悲痛笑着说道:“展风对不起,我来晚了!”

????“你默默守护了我和红雪十几年,我知道你累了,你安心的睡吧。”

????她轻轻的抚摸着,展风的的脸。眼睛里有太多的不舍,太多的怜惜,太多的心疼。

????“展风,在我感觉被整个世间抛弃的时候,是你给了我无尽的爱和守护,其实我早就想嫁给你了,无数次我都想要告诉你,我已经爱上了你,是我太执着于过去,不肯去面对自己的心,放不下那点尊严,展风你别走的太远,很快我就会去陪你了!”虞臻难忍悲痛抽搐到五官扭曲。

????虞臻抽搐着将一颗紫色的琉璃珠,用仙法送入了展风口中,那琉璃珠游到展风心房,一道紫光消融不见。

????虞臻哽咽道:“展风!这是我施了法的“召续珠”,只要你带着它去投胎,不论天上地下只要你在,我都能找到你,来世我一定会嫁给你做一个好妻子,为你生儿育女照顾你一辈子。”

????娘俩万分悲痛不舍的将展风,安葬在幽谷溪水旁,用虞臻的话说那里离家近,鸟语花香,小桥流水,适合养老,展风想家了不怕找不到路。

????红雪与虞臻刚回到家,虞臻就觉得胸口一闷,嗓子眼一阵咸热“哇”一下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????红雪看到虞臻身上的血吓得惊叫起来,哭着说道:“娘亲你怎么了,你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吐血了。”

????虞臻脸色惨白很是虚弱,但为了宽红雪的心。强笑着对红雪说道:“没事,娘亲只是累了,快扶娘亲回屋。”

????红雪把虞臻扶到了床上,手不停颤抖着擦干净了,虞臻嘴上的血。

????红雪哭着说道:“娘亲你怎么了,你可别吓我,爹爹已经离开我了,我不能再失去娘亲了。”

????虞臻伸手擦了擦红雪脸上泪水,摸着红雪的脸强笑着说道:“雪儿你别哭,听娘亲说,娘亲已经快不行了,如果不是魁公子舍身相救,让我能多残喘几日,恐怕那日就已经随你爹爹一起去了,娘亲真的很开心,能跟雪儿好好的道个别。”

????红雪害怕的大哭起来,紧紧的握着虞臻的手说道:“娘亲!干嘛说这些不吉利的话,你一定会好好的,魁公子不是说了,你已经没事了吗?

????红雪突然想到了魁蒙,连忙说道:“魁蒙!对魁公子!他一定能救你!娘亲你别着急,我这就去找魁蒙公子,我去求他!他一定会来的。”

????虞臻一把拉住红雪,弱弱的说道:“雪儿不要在白费力气了,娘亲知道自己已经是回天乏力了,雪儿听娘亲的话,娘亲快不行了,娘亲临走之前还有一事放不下,雪儿快去,到柜子里帮娘把那个紫檀的盒子拿过来。”

????虞臻的床尾放着一个四四方方,看着很老旧,已经褪色的红色箱子,这箱子还是展风特意为虞臻打造的。

????红雪打开柜子,在柜子最底部,有一个用红布包着的盒子。红雪慢慢打开,看到一个精致华贵的檀木盒子。红雪很是惊讶,但来不及多想,赶紧拿给虞臻。

????红雪问道:“娘亲你看是不是这个?”

????虞臻稍作起身点点头,接过盒子说道:“雪儿,再过些日子就是是你十六岁生辰了,爹娘从小就把你禁在幽谷,从**你练习各种法术和仙法,让你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释放天性,爹娘知道你心里苦,也知道你一直想出谷,是爹娘对不住你,苦了你了。”

????红雪摇着头哽咽道:“娘亲..雪儿不苦,雪儿真的很喜欢,每天跟着爹娘修炼术法,红雪愿一辈子都跟着爹娘,在这幽谷一辈子”。

????虞臻听着心疼又欣慰,虞臻轻轻的往后撩了一下红雪的头发,打开盒子笑着说道:“来穿上给娘亲看看”。

????虞臻将幻灵圣女的紫金衣拿了出来,自从幻灵劫难后,虞臻整整的放了十六年,这是她十六年来都不敢触碰的回忆。

????红雪从未见过,如此华贵的衣服,也从未见娘亲穿过,再看看娘亲,虽然粗布麻衣,刻意丑化自己,但骨子那股高贵的气质,红雪像极了她。

????红雪愣了愣神说道:“娘亲!雪儿山野惯了,穿不得这般华贵的衣服。”

????虞臻没有理会,对着红雪说道:“雪儿扶娘亲起来,娘亲要亲自给我的雪儿穿上。”

????虞臻强撑着给红雪穿上衣服,,又轻轻的将头纱遮住红雪的脸,扣在耳后的头发上,淡淡说道:

????“我们幻灵族女子,皆要以头纱遮面。”

????说着又将头上的凤尾簪摘下,插在红雪高耸的发髻里。

????把红雪装扮好,虞臻说道:“快转一下,给娘亲看看!”

????虞臻上下左右,打量了一下红雪说道:“嗯好看,我的雪儿,姿容天色,除了你又有哪个女子,能配得上此物。”

????虞臻满意的笑着转过身,红雪赶紧搀扶虞臻靠在床上。

????“雪儿从小到大,爹娘都不让你出谷,爹娘有自己的苦衷。”

????“咳咳”虞臻已经有些体力不支。

????红雪心疼的说道:“娘亲别说了,你先休息一下。”

????虞臻紧紧握住红雪的手,双眉紧皱的说道:

????“不!雪儿!娘亲怕现在不说,以后就没机会了,娘会死不瞑目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