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万博原生体育app买球靠谱吗_万博体育app总发生错误_万博电竞.max.app > 科幻万博原生体育app买球靠谱吗_万博体育app总发生错误_万博电竞.max.app > 竹里馆记 >第七十九章:师父
????看到墨霜筠受伤,小叶子立刻又想要窜出去,被墨霜筠一把抓住,“前辈,我们无意冒犯,只是在此等人回来。”

????女子一脚把门踹上,屋里面的地面已经积上一层薄雪。

????二人这才看清楚对方的相貌。

????看到女子一头红发,墨霜筠想起初见符晓的时候,她也是顶着一头红毛,心下对女子的身份立刻有了猜测,立即开口道:“是阿晓的师母兰彤前辈吗?”

????“墨家主有几分眼力。“兰彤阴恻恻地点了点头,“但看起来,并不是像传言中说的那样啊。”

????兰彤话音未落,鞭子已出,墨霜筠一惊,只能转过身去用背部抵挡。

????一条银鞭卷住了红鞭,符晓一横身在墨霜筠与兰彤之间,“师娘,你在做什么?!”

????“阿晓啊……”兰彤面露尴尬,“我就是试一下他嘛……”

????符晓眉头一皱,“我要生气了!”

????“阿晓,我没有大事。”墨霜筠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。

????“对不起……”符晓面露愧色,没想到师娘会对墨霜筠有这么大的敌意。

????“阿晓,他虽然没有内力,可是分明会驭兽啊。”兰彤解释道,“我这不是拍你被骗了嘛。”

????“家主身上并没有香料或是乐器,又怎么驭兽呢?”一个高大的男人在符晓身后出来,他器宇不凡,但是他一双眼睛目光涣散,却是美中不足了。

????“赵前辈。”墨霜筠拱手一礼。

????“墨家主客气了,我当初遭人暗算的时候本以为从此以后再也无法视物,还是尊师墨凌妙手回春,让我老赵能够勉强看清物体轮廓。”沈金,也就是符晓的师父,笑道。

????“沈前辈胸有大义,墨家自然是能帮则帮。”

????兰彤小声道:“这么说话累不累啊?”

????“这也是没办法啊。”符晓很是理解,无奈道,“当家主就是要这样的啊。”

????兰彤敲她一下,“你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!”

????“那是往里拐好吗!”符晓回嘴。

????沈金虽然看不清楚,但听见她们都对话,不由得会心一笑,和稀泥道,都别站着了,坐下说话吧。”

????符晓拉着墨霜筠坐到一起,把兰彤隔开。

????“不知道墨家主来找我老赵有什么事?”沈金刚一开口,兰彤的眼神就立刻变得警觉。

????墨霜筠看了一眼符晓,“我只不过是陪同罢了。”

????符晓脸一下子就红了。

????“原来是这样的吗?”沈金眼不明但心明,“长欢公主的事情阿彤已经告诉我了,以后我这雪洛山,我沈金和阿彤这里也算是阿晓的家了。”

????墨霜筠握住符晓的手,语气仿若宣誓,“我和阿晓的家,在竹里馆。”

????“嗯嗯。”符晓连忙跟着点头。

????兰彤想要说话,被沈金用眼神制止了。

????“那也好,你们有时间常过来看看,我下不去,你上不去,看来以后还需要把这件屋子修缮一下。”沈金缓缓道。

????“如果沈前辈放心的话,这件事不如交给墨某来做吧。”墨霜筠自告奋勇。

????“那倒是,这确实是墨家所擅长的。”沈金点点头,“你和阿晓之后有什么安排呢?”

????“啊?”墨霜筠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沈金竟然是直接问他,“我们与一个人还有一个约定,在见到他之前,都会先呆在凉国。”

????符晓点点头,是啊是啊,还要等阿韶呢。

????“之前阿晓的事情有接受过凉皇的帮助,下山之后,打算先去凉国皇宫谢恩。”

????沈金点点头,墨霜筠果然思虑周全。

????“谢他?你还不如谢我呢。”兰彤打断他们。

????沈金无奈一笑,“我妻子阿彤与现在的皇上是同父同母的兄妹。”

????“不过师娘和我师父在一起之后就很少再以公主的身份行事了。”符晓补充解释道。

????兰彤骄傲地抬起下巴,轻哼一声。

????“那还真是伉俪情深啊。”墨霜筠忍不住概括了一句。

????沈金把话题从他们身上转移,“如果家主和阿晓要去见皇上,就让阿彤带着你们过去吧。”

????“沈前辈唤我名字即可,不必以家主相称。”墨霜筠恭敬道。

????沈金一笑,“你和你师父墨凌倒是一点都不像。”

????墨霜筠失笑道:“师父在他们师兄弟中年纪最小,未参与俗务管理,又浸淫医术,性格纯直,是霜筠所远远不及的。”

????沈金欲言又止,“若是论排行,阿筠也是你们三个师兄弟之中年纪最小的吧。”

????“这种事情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墨霜筠轻轻带过。

????如果师兄还在的话,说不定他真的也会变成师父那样的性格,不必圆滑,不必世故。

????“三个?”符晓却发现了不对,“阿筠不是只有一个师兄吗?”

????墨霜筠也抬起了头,目光灼灼地看着沈金。

????“咦?”沈金疑惑道,“你师父没有告诉你吗?你师伯墨曾经有过一个徒弟,之后才排到你墨容师兄,但是那个徒弟好像很早之前就发生意外了,所以你肯定是没有见过的,就算是你墨容师兄也不一定见到过。”

????墨霜筠低着头沉思,意外身故的“大师兄”?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,但是,现在的线索太少,无法把现有的条件串联在一起。

????“沈前辈,关于我那个素未谋面的师兄,你还知道些什么吗?”墨霜筠追问道。

????符晓见他神色凝重,也殷切地看着沈金。

????“这个嘛……你与其问我,不如直接去找白家主问问不是更直接吗?”

????“这倒也是。”墨霜筠放弃了追问,现在的白家主也就是白弈的父亲,就算没有这件事情,他迟早也是要过去白家拜访的。

????“提醒你一件事,虽然白家与墨家一直同气连枝,但是作为墨家附庸,他们心中未必没有怨气,墨家主还是要多加小心。”沈金叹了口气,“再多嘴一句,我老赵虽然不问江湖多年,但多少还是有一些话语权的,有事情可以让阿晓送信给我。”

????“霜筠晓得。”墨霜筠点点头,他总就感觉到白家想要与墨家平起平坐的念头了,“其实我也觉得,两家这种关系,并不是一定要维系下去了。”

????“你能这么想,当然是最好了。”